<u id="squce"><strike id="squce"></strike></u>
  1. <wbr id="squce"><input id="squce"></input></wbr>
    
    

    1. <video id="squce"></video>

    <i id="squce"><bdo id="squce"></bdo></i>
  2. 歡迎訪問 保定市愛心協會 官網

    保定市愛心協會

    學習文章

    您現在的位置: 政策法規 > 學習園地 > 學習文章 >

    夢斷西方——獻給慘死在西方的中國精英

    發布人: 來源: 更新時間:2016-07-15 09:50:52 瀏覽人數:   

    夢斷西方——獻給慘死在西方的中國精英


     2015-09-08 李建宏 環球之音


            1991年11月1日
    ,美國愛荷華大學剛剛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盧剛,在連續槍殺五人、重傷一人后,飲彈自盡。發生在西方傳統節日萬圣節(又稱鬼節)的這一震驚海內外的校園慘案,拉開了中國精英夢斷西方、慘死他鄉、終成異國孤魂野鬼的序幕。

            盧剛,北京人,畢業于北京大學物理系。1984年通過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李政道主持的中美聯合培養物理類研究生計劃考試赴美攻讀博士學位。那時的盧剛躊躇滿志,以獲取諾貝爾獎為己任,他可能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輝煌的美國夢竟然會以如此慘烈的方式終結于一聲槍響。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盧剛這樣一位才華橫溢、志向遠大的高才生走上了殺人、自殺的道路呢?慘劇發生之后,當時的中國以及美國華人社區幾乎眾口一詞,紛紛指責盧剛殘酷、冷血,并因此而上升到對中國教育體制以及中國文化的批判。只有極少數頭腦清醒的人士客觀地指出盧剛的行為其實是作為弱者的中國留學生對美國社會不公的無奈反抗。那時的大多數中國人完全沒有意識到,校園槍殺在美國乃司空見慣之舉,對美國人來講根本不足為奇。與其說是中國文化與中國教育造就了“冷血”殺手盧剛,不如說是美國校園文化與美式“民主”“自由”為校園槍殺提供了豐厚的土壤與養料,將一個一心向學的物理天才,推向了殺人、自殺的悲慘結局。
      
            直到盧剛自殺16年之后,美國華裔導演陳士爭才以一部叫《暗物質》(又稱《流星》、《鹽湖城校園事件》)的電影,公開為盧剛鳴冤叫屈。該片由好萊塢巨星梅麗爾 ? 斯特里普和劉燁聯合主演,曾獲得阿爾弗萊德 ? 斯隆獎及美國亞洲電影節一等獎。影片以盧剛事件為藍本,向人們展示了盧剛在美國所遭遇的種種不公:教授的無端嫉妒與故意刁難導致盧剛畢業無期、求職屢敗,“民主”社會所有的制衡機制都無法為盧剛討回一絲公道。與之前人們的種種評判相反,陳士爭尖銳地指出,那些中國人無法覺察的暗物質,也就是隱藏在美國教授心中的人性之惡,才是殺死盧剛的真正罪魁禍首。
      
            1987年赴美留學的陳士爭無疑對盧剛之死懷有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之感。他曾表示,來美國前他對美國的想象,與后來的實際經歷距離很大。陳士爭非常佩服盧剛,將他視作那個時代的英雄,因為他不向殘酷的現實低頭,不肯像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那樣,為了適應現實、為了茍存于美國社會而將美國夢變小。據說,正是出于這種向英雄致敬之情,他才導演了《暗物質》。
      
            陳士爭非常理解盧剛來美之后的失落。在他看來,中國留學生在外國都不免有些失落感。在答《金融時報》記者問時,他說:“對任何中國人來說,離開祖國都是一次重創。你因為在一個國家生活不下去而離開,到了另一個國家,卻發現在那兒也無法棲身,想到這點真讓人無法承受。你還能去哪兒呢?你會覺得全世界都沒有一個容身之處。”他認為,如果在盧剛失落的一瞬間有人拉他一把,那一瞬間之后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但是,沒有,一個人也沒有。一聲關切的問候、一句溫暖人心的勸慰,這些在中國習以為常的做法,在崇尚個人主義的美國卻成了可欲而不可求的奢侈品。這也正是陳士爭想在影片中刻意表達的主題之一“在我看來,影片拋出的第一枚令人震驚的炸彈是,周圍沒有人在乎你,關心你,你似乎如一顆流星身在茫茫人海之中,基本上是自生自滅的味道。相反,我們從小生活在一個人人關心的環境下,一切活動都有人教導、幫助。” 令他感慨萬千的是,在經歷了種種磨難后,許多在美國的中國人想回去,但在中國的還是想過來。
      
            盧剛大開殺戒后,中國精英在國外殺人的悲劇一再重演。與盧剛畢業于同校同系的硅谷電腦工程師劉穎因失業與婚變的雙重打擊,在1993年用手槍打死丈夫后自殺身亡。2002年復旦大學教授、美國麻州大學生物學博士、曾任職于硅谷的黃谷陽在槍殺將其無端解雇的上司后舉槍自盡。2008年硅谷工程師吳京華在得知自己被解雇的消息后,憤然拔槍擊斃三名公司高管。2010年王立山醫生,也因被解雇而起不滿,槍殺了在耶魯工作的前上司。2014年一名叫李創(音譯,Chuang Ray Li)的中國移民也因解雇問題,在加拿大多倫多的辦公室里,持刀捅傷兩名上司和兩名同事后,含笑被捕。
      
            與盧剛殺人后被大加撻伐的悲劇性結局不同,對于上述這些殺人犯們,海外華人卻表現出了最大限度的理解與同情。大家承認,他們是被逼殺人,而且殺的大都是壞人。有的網民甚至將王立山稱為反抗社會不公、為海外華人爭取平等權益的民族英雄,并號召大家為他生活無著的家人捐款。在與西方社會長時間的零距離接觸中,為在異族的土地上艱難維生而忍辱負重,大多數海外華人都經歷了國內同胞所無法想象的無數的不公、凌辱與歧視,今天的海外華人因而更多地理解了盧剛們的痛苦與選擇。在國家的法律、政策、制度不能保護受害者的正當權益,反而公開袒護、縱容惡者的西方,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換取正義的個人復仇行為,似乎成了人們尋求公正的唯一途徑。
      
            位于南半球的新西蘭也見證了中國精英的悲慘遭遇。這一次的主角是盧剛的北京老鄉、朦朧詩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被稱為當代的“唯靈浪漫主義”詩人的顧城。1993年10月8日,顧城用斧頭砍傷妻子謝燁后自縊身亡,之后謝燁也不治而亡。
      
            一個大名鼎鼎且有著國際聲譽的大詩人為什么會蛻變成殺人犯?我想除了天才詩人常有的個性上的缺陷以及個人感情方面的困擾等主客觀因素外,西方社會殘酷的生存環境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1987年開始,顧城應西方各國著名大學的邀請而游歷歐洲進行講學。作為功成名就的著名詩人,顧城在西方高等學府自然受到了極為熱情的款待。西方國家優美的田園風光、巍峨宏偉的建筑、秩序井然的城市與文明有禮的國民無疑給顧城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遂于1988年攜全家前往新西蘭定居。
      
            在觀光客走馬觀花般的驚鴻一瞥中,西方社會的美麗與寧靜、西方人的禮貌與熱情,共同構成了一幅天堂般美好的畫卷。但是,當你懷著朝圣般虔誠的心,幸運地成為天堂的一名??秃?,才會在這里慢慢體會到人間的丑惡,甚至地獄的味道。
      
            顧城最初受雇于奧克蘭大學亞語系,從事教學與研究。后來由于不能適應復雜的工作環境而辭職,與妻子隱居于激流島,以養雞為生。具有唯美主義情懷的詩人大概以為他從此可以擺脫人世的種種羈絆,過上田園牧歌般的美好生活。然而,天不遂人意。缺乏經濟頭腦與經商經驗的顧城很快就陷入了經濟窘迫的困境,無奈之下,謝燁只好出門叫賣雞肉春卷。顧城生前好友、著名詩人舒婷在一篇回憶顧城的文章中說顧城“一直沒過過好日子,一直都愁錢”,她在拜訪顧城一家時曾親眼目睹了以下一幕: 由于謝燁給兒子木耳買了一個1.99美金的玩具,顧城就坐在地上不肯離去。我想如果不是窮到極致,顧城斷不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多年以后,著名詩人北島在分析顧城之死時認為,顧城如果留在大陸就沒事了,在國外太折騰。北島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異國生活的巨大壓力不僅讓顧城深陷饑餓和孤獨,更讓他和謝燁之間出現了裂痕。
      
          同是北京人、同為詩人,自1989年起旅居瑞典等國,并于1990年移居美國的北島對顧城的遭遇似乎感同身受。他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訪時坦誠“在絕望的時候,人人都會有輕生的念頭”。他回顧自己在美國所面臨的巨大生存壓力:“在國外生活需要有堅強的神經。有一陣,我獨自養家帶女兒,只能前進不能后退。第一大難關就是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教書時被臺灣老板炒了魷魚,當時沒什么存款,房子每月還要付按揭,一腳踩空了。我終于體會到資本主義的厲害,像老虎,比專制還厲害----老虎猛于苛政。” 多年的生活磨礪使北島認識到“專制主義的壓力來源是明確的,是單向的,而消費主義的壓力卻無所不在,看不見摸不著,讓人找不到反抗的方向。” 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北島因此而得出與沒有在西方長期生活經歷的公知們完全相反的結論:“我認為美國是中國將來應該避免走的道路。它是資本主義的“原教旨主義”,壟斷資本控制國家與社會。它的民主體制設計上很完美,但在實踐中困境重重。”
      

            北島的個人經歷和思想轉變,與另一位世界級的文學泰斗不謀而合,那就是被稱作俄羅斯良心的索爾仁尼琴。索爾仁尼琴早年因批評蘇維埃的社會主義制度而成為蘇聯歷史上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之一。在經歷多年牢獄之苦后,他和家人來到美國定居。美國的生活經歷卻讓他參透了資本主義社會的丑惡本質,晚年的索爾仁尼琴突然掉轉槍口,將批判的矛頭轉向西方社會。他深刻揭露腐朽、墮落的西方文化與資本主義制度,主張大力弘揚俄羅斯傳統文化,反對俄羅斯盲目照搬西方制度,因為“西方目前的社會政治制度不是一個值得其他國家效仿的好制度”。

          被北島所說的看不見摸不著的壓力所殺害的還有很多人。2004年來自西安的移民耿朝暉在多倫多自家住宅跳樓自殺。耿朝暉本來在中國有著非常穩定、安逸與舒適的生活,卻被公知們所塑造的西方天堂神話忽悠到加拿大來。孰料來加后不久就因與老板不和而被解雇,長期失業使他面臨巨大的經濟壓力以致對生活絕望。年僅36歲的耿朝暉終于不顧家人、朋友的勸阻,在來加僅三年后毅然走上了不歸路。
      
            蔣國兵是另一位被公知們散布的關于西方世界無限美好的無恥謊言所間接殺害的中國精英。蔣國兵是1979年湖北省高考狀元,曾是清華大學歷史上最年輕的副教授,美國普度大學物理學博士、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化學 博士。衣食無憂地生活在中國的精英們怎會想到,在他們無限向往的西方,知識一錢不值。像蔣國兵這樣才高八斗且同時具有美加兩國雙博士學位的高端人才,移民加拿大后所能找到的唯一工作竟然是油漆工!在極度絕望之余,蔣國兵于2006年7月21日在多倫多跳橋自殺。
      
            世界中學生奧林匹克化學競賽金牌得主、美國斯坦福大學博士王慶根,因不堪憂郁癥的折磨, 于2012年在美國自殺身亡。在被公知們吹捧為天堂的美國,無數的王慶根們卻感受不到一絲樂趣,他們寧死也不愿在美國活受罪。

          中國精英在西方不僅被迫自殺、殺人,也被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一生吹捧美國的劉曉波的親弟弟,就是在美國留學期間被美國人殘忍殺害的。據說,他當時死得很痛苦,路過的美國人卻無一人相助??梢?,美國人的素質也并不象公知們所宣傳的那么高。

          最令人驚心動魄的中國人海外被殺案當屬林俊遇害案。據稱有同性戀傾向的中國留學生林俊于2011年來到加拿大尋找真愛。在公知們所編織的關于西方極樂世界的無數謊言中,自然不包括在西方世界無所不在的各種各樣的變態狂。由于對“高素質”的白人缺乏必要的警惕性,來加不到一年,林俊就在全身赤裸、手腳被綁的狀態下,被一加拿大白人變態狂殘忍地殺死在床上。殺人狂盧卡 ? 馬尼奧塔不僅將殺人過程全程錄像后放到網上供人免費觀看,還將林俊的肢體肢解后,裝入幾個包裹,分別寄送給執政的保守黨總部及其他一些機構。目前該案尚在審理之中。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親身經歷過西方資本主義凄風苦雨的洗禮后,很多在國內熱衷于針砭時政甚至大罵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的精英們都非常后悔自己當初的選擇。持不同政見者徐剛無法忍受法國的悲慘生活,他回國后將自己在法國的所見所聞寫成《夢巴黎》一書。他說,在法國他感到“好像隨時都會掉進一個深淵。巴黎是一個布滿深淵的城市,連接這深淵的是精神的獨木橋,心靈的空洞里一片墨一樣的黑色。…… 那些浪跡異鄉的中國人,幾乎人人都是孤獨的,不同的是或者在孤獨中掙扎或者在孤獨中沉淪。” 他周圍的中國人都在不斷地問自己:中國人來法國干什么?通常的回答是“有病,我們全有??!”“吃錯藥了!”徐剛的感受得到了很多海外華人的認同?!侗本┤嗽诩~約》的作者曹桂林在反思了自己三十多年的移民生活后,發現這是一條不該走的路: “其實,我在美國三十多年,走了一條不值得走的路。……不值,不值,空忙一場。不懂,不懂,挺荒唐。”

          這些精英們在對西方社會缺乏全面了解的情況下,放棄在祖國的大好前程,盲目地用腳投票,來到了向往已久的西方“樂土”,卻意外地發現原來幸福美好的生活就在被自己所拋棄的中國。于是,他們以自身的悲慘遭遇、甚至鮮血和生命,對西方投下了一張張大大的反對票。正因為如此,很多人出國后反而自覺地變得更加愛國、愛黨、愛社會主義。資本家是最好的反面教員,比中國共產黨的正面教育生動、形象、有效何止千倍百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成了免費的愛國主義培訓基地和社會主義教育基地。怪不得北美崔哥說全世界最愛美國的人都住在中國。他建議:以后誰再說美國好,誰再反對黨中央,一律公費保送美國。(新法家網)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博士, 曾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從事歷史研究, 現在是加拿大政府公務員。)

     


            環球之音:它不是一個自由主義的盲目崇拜者,也不是一個民粹主義的極端追隨者,充滿激情而不極端,把持理性而不怯弱,躊躇滿志而不自我。它是一種呼喚,是一種覺醒,只為共和國崛起而來。


            教育生動、形象、有效何止千倍百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成了免費的愛國主義培訓基地和社會主義教育基地。怪不得北美崔哥說全世界最愛美國的人都住在中國。他建議:以后誰再說美國好,誰再反對黨中央,一律公費保送美國。(新法家網)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博士, 曾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從事歷史研究, 現在是加拿大政府公務員。)

     



            環球之音:它不是一個自由主義的盲目崇拜者,也不是一個民粹主義的極端追隨者,充滿激情而不極端,把持理性而不怯弱,躊躇滿志而不自我。它是一種呼喚,是一種覺醒,只為共和國崛起而來。

       

    國外沒有吹的那么好,中國更沒說的那么壞

     文/龍宋    

            也記不得是哪次,無意間讀到了一篇別人轉載的文章,叫《我們的英雄都去哪了》,看了很喜歡,便一口氣看了這人寫的其他文章,從此記住了這名字—周小平。由于他引發的爭議很多,作為一個年輕的海歸黨,我想說一些心里話。     我是一個先后在澳洲和德國學習工作生活了近10年的人。剛出去時才高二,那時國內刮著股出國留學風,尚不懂事的我也隨大流去了澳洲,沒想到在那一呆就呆了7年之久,同時我身邊也有很多去美國,英國留學的朋友。而正是這些年所看到聽到經歷的,使我的思想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就像小平最早從準“公知”轉身一樣,我也從盲從大流到自我獨立思考,從幼稚逐漸變的成熟。 從小我也一直聽西方說我們沒有言論自由,從小被政府洗腦,但其實就我個人觀察,能在網絡上大肆污蔑造謠自己國家民族和執政黨的,恐怕這世上中國算是個奇葩。在澳洲,別說造謠誹謗政府了,個人都可以起訴你,告到你傾家蕩產。這里我要說個小插曲,國內論壇上很多發帖的,我相信都是來自國外的。記得有年太平洋海底光纜因為地震斷了,結果那段時間國內論壇一下清靜了不少,反而海外華人論壇一下出現了大量噴擊中國的帖子。其中緣由,你們自己想想吧。 再說洗腦,中國人無論哪個年齡層哪個年代對世界的了解遠遠多于西方人對中國的了解,我在國外讀書時遇到過好幾次當地人問我些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問題。比如,“是不是所有中國人都是共產黨員”,“你們那有空調嘛”,還有次一個馬來西亞的同學無奈又帶著憤怒的告訴我她遇到個美國來的交流生,問她是不是到現在他們國家的人還住在樹上。而我自己看到的出現在媒體上對中國故意丑化,扭曲,斷章取義的則比比皆是。奧運火炬傳遞,宇航員上天,世博會等等這些正面新聞,他們也總能從負面的角度去批判些什么,挖苦諷刺下,甚至整篇都不在說題目上的主題,而是在東拉西扯的要證明你中國沒有能力沒有資格也不可能做到某件他們做不到的事。是的,這手法和網上那些公知的“中國或成最大輸家”,“xx等等這個國家的良心”這些手段都是一個人教出來的。     這就是他們的言論自由,他們控制著媒體,以自由的名義傳播他們的價值觀,充滿了雙重標準。我在看新聞讀報紙時,每每看到些關于中國失實的報道,我就會在心里笑問,到底誰在被洗腦?但這也是他們高明的地方,他們深知謊言重復千遍就成了真理,通過媒體,娛樂,電影等等全方位轟炸,潛移默化的改變控制著受眾的思維模式,愚昧化下面的人,讓他們對中國充滿了偏見,自己心理上又有了高人一等,“我們國家還是比較好的”一類的錯覺,既丑化打擊了中國,又能麻痹自己的國民,我想這也是為什么一個靠旅游留學生賣礦石的國家都自我感覺那么良好的原因吧。西方國家在面對由于自己不努力被中國各方面趕超時,這倒也算是個維穩的好手段。當然,這是把雙刃劍,我個人相信在看得見的將來里,惡果就會結果,他們終將會為自己的愚民政策付出代價。 西方的可笑不是讓我覺得最可悲的,最讓我覺得可悲可笑的,卻是我們國內的一些同胞,他們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因為太忙在被蒙蔽的同時,還為其充當著喇叭,做著宣傳。不知道有多少人仔細回想過,是誰告訴自己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沒錯,是身邊的一些人,是一部電影里的某個情節,某本小說里的一段話,甚至是某個大V公知的一個段子。這些不易察覺,反反復復的暗示讓人的觀察出發點發生了不公正不客觀的偏差。輕地會輕信謠言,自卑悲觀,嚴重的則會影響整個人的價值觀,這些人變的逢中必反,逢洋必贊,中毒極深。我身邊有個同學,他就是鐵桿美粉,有次我給他看部說911陰謀的紀錄片,我對他說,暫不論這片子整體真實性,就它里面提出的一系列邏輯問題,你怎么看?他從沒正面回答過這問題,只是反復的說著“你會信這?”,“美國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我哭笑不得。這不就是典型的被洗腦了么?     真的在國外生活了一段時間后,感受就會回歸真實。這不是國內一些來旅游探親幾個月就能體會到的。而正是這些真實的經歷,讓很多海外學子思想發生了轉變。我身邊就見識了好幾個同學朋友,剛來時滿口稱贊,天天讀雅思混老外圈子要留下來,他們中的好幾個已經拿到了綠卡,但有意思的是到最后他們成了思想堅定的自干五,甚至有個人放棄了綠卡回國了。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就像周小平文章里總結的那樣,國外沒有吹的那么好,中國更沒說的那么壞。記得剛到墨爾本時,房東,一位老太太就多次囑咐我們幾個留學生放學后早點回家,尤其不要超過九點,因為“晚上不安全”,特別是“Yarra,Maribyrnong”等等一些“高犯罪率”區。其實說實話就算她不說我們也不會很晚回家,因為一到晚上除了市中心有點燈光外到處都是一片黑暗,伴隨著各種蟲鳴鳥叫,我一直覺得整個就是個大自然公園。但就這理應讓人很平靜的環境卻有著不低的犯罪率。就我個人在那的幾年里,發生在身邊朋友同學身上的搶劫,毆打就有4次,我本人還看到過槍擊案現場2次(尸體躺在地上)。    


     

            寧靜的環境也許適合學習。是的,但前提條件是你得讀私立學校。這和在其他國家留學的同學聊下來看,似乎是西方國家的特色。公立學校絕大部分是很散漫的,充斥著各種犯罪。關于公私學校的教育質量,我推薦大家去看一部英國的紀錄片《56Up》,片子勝千言。然而上私立學校是很昂貴的。拿我當時上的高中來說,我清楚得記得問過一個本地男孩,他們一學期的學費是4000多澳幣,光一套校服就要2000澳幣。而墨爾本平均稅后年收入為40000左右。順便說句,澳洲的物價是很高的,其他的不說,就說公共交通。整個墨爾本被劃分成2個區,如果你不幸要跨越2個區,比如大學和住的地方離的比較遠,則每月交通卡費會在160澳幣以上,這無論對留學生還是本地人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數字,所以造就了那大量的“ticketevasion”(逃票)。當然被抓住一次就要罰200澳幣,即便如此,我每次看到查票都能抓住幾個。 在那畢業工作也沒那么容易,尤其是外來人。當地的公司企業錄用人時都是本地人優先的,這是種本地保護手段,為的是保證本地人的就業率。第一次聽到這說法時也能理解,老外也懂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有意思的是有次在微博上看到一些大V大肆攻擊中國政府對國企和一些民族企業的保護政策時說這是地方保護主義,是違反市場規律的,在國外都是違法的等云云,我不禁要問,這些人真的在國外生活過?了解過國外的政策法律?還是張口就噴的吧?!就算你足夠優秀,運氣也足夠好找到了工作,也不代表著后面就一路坦蕩了。畢業前就聽好幾位學長談他們在那幾年混下來的經歷。有個專門的詞,叫透明天花板。就是你做到一定職位就不可能再往上升了,永遠進不了核心決策層,我相信這也是現在很多人寧愿歸國發展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老外在工作時也會耍心機,勾心斗角。我和幾個在那工作過幾年的同學都遇到過老外搶功勞,賴賬,互相諷刺排擠等等陋行。經??吹絿鴥扔行┤吮г孤殘霏h境惡劣,中國人喜歡耍心計這類的話。他們的話語習慣里就是喜歡把中國放在定語的位置,仿佛這情況只有中國有似的。其實只要有利益之爭的地方就會有這種事,無論在哪,什么人群。倒過來說,這不正是某些人經常鼓吹的西方市場制度么?市場就是充滿競爭的,競爭手段只要合法不就行了么?我們中國人好歹還經常提道德,仁義和做人底線,西方社會作為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的發源地,只有可能比我們做的更絕更無恥。那些毫不顧社會影響的媒體炒作編造新聞來爭奪眼球不就西方這搞出來的么,那些只幫有錢人打官司而不顧案件性質的,盯著市政項目,各種專利的訟棍他們會考慮這么做影響的是整個國家民族的進步么?有時聽到國內的一些人說外企環境怎么怎么好我就覺得好笑,這是因為他們只派來了少數幾個,而且等級比你高的老外,和你們交集少,所以你不容易察覺到而已。但說到底,我想很多人還是該監視下自己的心理衛生。 再說說醫療。這點已經是很多在海外生活的人的吐槽點了。我就說說自己的經歷。無論墨爾本還是德國都一樣,一個字:等。我平時還算注意鍛煉,小毛病自己休息下也就算了,因為早有聽說看個病要排老半天隊,這比這病本身還折磨人。那么多年里有三次實在受不了了去了醫院。兩次是咽喉感染以至于幾乎沒法喝水咽口水,還有次是左眼突然大充血。前兩次是在澳洲,按醫療卡上電話預約了,在問明白我的情況后安排到了2天后。兩天??!幾乎什么都吃不進,在喝水都是種折磨的情況下熬了2天,最后到醫院時醫生說你不來看過幾天也自己快好了。充血那次是在德國。因為害怕會失明所以就直接奔去了醫院,結果在門口排隊等候就花了5個小時,期間瞌睡了3次,從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幸好還趕上了末班車。但其實我想想最值得慶幸的是這只是充血而不是什么嚴重的急性病。    

            其實讓我對國家和個人的聯系感觸最深的是08年奧運會和12年的神州天宮。我至今還記得澳洲解說員在直播奧運時反復的贊美開幕式,甚至一度忘記解說。(有意思的是第二天我在超市看到本雜志,封面是奧運開幕式,背景是張不知道什么角度拍到的一個留著類似清朝那種辮子的演員)。12年時我在德國,那天吃完午飯回辦公室時看到所有同事都聚在電腦前,當我走過去時他們都向我祝賀,說祝賀你們國家發射成功,還帶著羨慕的口氣說我們德國還沒自己上去過,那一刻我深深得為我是一個中國人而感到自豪,為祖國感到驕傲!我相信絕大部分在海外生活的中國人都有過和我類似的經歷感觸,都在內心深處尋求著歸宿,根。    

             網上看到說出國是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效果比黨的多年教育還好。這話千真萬確。因為事實才最有說服力,有了比較才能知道真假好壞。很多事只有親身經歷過,才不會有那種“事不關己”,或者“小題大做吧?”的冷漠。周小平的意義在于,他敢于說一些大家平時不愿意說的話。     樹大招風,我留意到自從小平參加完文藝座談會后,不僅是美國之音,德國之音長篇累牘地痛斥周小平是個惡貫滿盈的罪犯,是個腦殘,而且海外華人論壇上也一夜之間鋪天蓋地地充斥著小號刷屏一般地發著各種摸黑他的文章,有說他已經犯罪被捕的,有斷章取義的,有偷換邏輯的,甚至還有冒名的。周小平的文章雖然犀利和的確有個別瑕疵的地方,但整體絕對是靠譜準確且有時代思考意義的。就像這次某“打假學者”黑周小平的文章,結果在國外臉書和推特上反而被罵得很慘一樣,國外是怎么樣我們看得見。公知或許能欺騙國內的人,但在海外的人則是很難欺騙的。因此看到最近如此之多黑他的文章,我會覺得好笑:這不明擺著這些“反對者”是有組織有策劃的么?

            被抹黑不可怕,網上的自干五不就是這么被抹黑中國的狂潮逼出來的么?我想必定是小平的精神和號召還是會獲得全球有骨氣的華人認可的。尤其是這次獲得了國家的認可,讓西方輿論世界的精英們慌了,他們感覺到自己多年處心積慮的計劃要落空了!他們急了!他們要發起輿論殺人戰。因此這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初衷,我們不該再沉默,我們要說出事實,告訴大家國外真實的情況,告訴大家如何理性的看待和疼愛自己的祖國,告訴大家只有祖國好才會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上一篇: 第一頁
    下一篇: 優秀志愿者素質要求
    免费一级婬片AA_免费ava级毛片久久_国产亚洲色视频在线_国产真实露脸乱子伦
    <u id="squce"><strike id="squce"></strike></u>
    1. <wbr id="squce"><input id="squce"></input></wbr>
      
      

      1. <video id="squce"></video>

      <i id="squce"><bdo id="squce"></bdo></i>